大匠风度丨章珏:把图纸变成花花世界,是我的追求

编者按

    人品即产品。生命多精彩,产品多精彩。

——宋卫平

    在绿城,有这样一群人,日夜奋战工地,从规划蓝图到高楼广宇,他们的汗水与心血,倾注在园区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

    他们是规划土建管理人、景观管理人、精装修管理人、安装管理人、古建管理人……

    他们有的刚走出象牙塔,有的已年过花甲,有人说,他们是“又土又木”的人:常年和“土”、“木”打交道,外形也难免“灰头土脸”“木讷寡言”。

    他们被绿城人尊称为“土木先生”。

    土木先生们既有细微之处的精雕细琢,专注极致,又有眼观六处的运筹帷幄。他们是绿城作品的创作者,是绿城品质的把关人,更是绿城产品主义传承的核心力量。

    道在我心,一以贯之。他们是大匠,专注一隅热爱本职,从小细微到高精尖,从专业到一流,用作品说话,风度翩翩!

    “大匠风度”系列,以“技”修身,以心养“技”,致敬土木先生,致敬匠心匠造!


把图纸变成花花世界,是我的追求

——杭州西溪雲庐景观管理章珏专访 

撰文/唐梦霞


简历

 章珏

 出生年月:1986年1月

 星座:摩羯座

 血型:O型

 籍贯:浙江杭州

 毕业学校:浙江农林大学

 绿龄:2008年8月加入绿城

 岗位:杭州西溪雲庐景观管理专业经理

 金句: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履历:参加过杭州蓝庭、杭州玉园、杭州西溪雲庐项目、杭州湖境云庐的景观建设。

 

采访手记

 初见章珏,他给人的感觉像是许久未见的理科班同学,没有客套话,没有信手拈来的故事,不过聊着聊着就发现,他在人生的轨迹上奋斗十多年,事业已有一些收获,但背后的付出清晰可见、让人心疼。

 常年在工地的缘故,意料之中的是他身材高瘦、皮肤黝黑,但没料到的是,他两侧鬓发花白,和年龄极其不符,才三十多岁啊!

 聊到轻松处,问他是什么星座,他答:摩羯座。我心里也就有了答案——一份执念在心,让所有工作都不能轻易过了那道槛,所以也就无法放过自己吧。

 

正文

 江南梅雨季节,雨如薄纱,过滤了天空的杂色。

 眼前的西溪雲庐中式合院区,远望去只看到一片青黑的瓦,就像俯身的匠人,埋头钻研着。挖掘机、打桩机、吊车,正在合院北面的空地上热腾腾地工作着,这里即将建起一座幼儿园和一座小学。


 西溪雲庐的叠排组团正在抓紧建设中,原本车辆可以驶入的道路现在已经半封闭,仅供工程车辆和人员通行。雨后的泥路,积了几处大水坑,难走得很。

 章珏,西溪雲庐项目的景观管理专业经理,踩着一双沾满泥浆的工地鞋,踏进了项目办公地——一幢白色小楼。他平时工作其实不在这幢小楼,而是在项目一处毛坯和院,内置几张桌椅,没有空调没有厕所,条件较为艰辛。加上平日在工地上风吹日晒,他的皮肤常年都是一个色号,黝黑。

 景观管理,那是做什么的?我们的话题从这里开始。

 

 把图纸变成花花世界,这就是我的追求

 在园区看到的层次分明、四季优美的景观,最开始就是景观设计师手绘的图纸。而图纸,在一块空白的土地上如何去实现?这中间涉及到设计解读、施工指导、成本考量的多方沟通协同,也有材料选择、验收,苗木选择,施工质量、效果及进度的管理,交付巡查整改等。差不多,就是景观管理的工作了。


章珏(左一)在景观施工现场

 章珏在大学学的是园林专业,在大四那年的一次偶然机会,他到绿城·杭州蓝庭看房,就被当时样板区的景观吸引,“绿城的景观做得这么好,我当时就想,自己以后能不能也做好”。

 后来,他进入杭州蓝庭项目实习,毕业后也顺利进入蓝庭工作,蓝庭交付后到了杭州玉园,再就到了杭州西溪雲庐。

 看章珏的朋友圈运动,不难发现,他的步数每天都是上万的。他穿的鞋也不是一般的鞋,有一个专业的名称,叫“劳保鞋”。鞋的头部有钢头,鞋底有钢板,防砸防刺穿。


章珏穿的“劳保鞋”

 “这是一个危险职业吗?”

 他说“那倒也不算,但施工条件比较艰苦,比如石材切割有粉尘,空气不太好;比如在工地80%的时间都是站着的,所以我有腰椎间盘突出。”

 时间转瞬即逝,做绿城景观人已经是第12个年头,身边很多人离开,也有很多人调到区域、总部,但章珏还是宁愿待在项目上。

 如何最大程度地实现图纸的效果,如果实现不了又该如何调整,也能殊途同归,最后能够顺利把一个好产品交到业主手里,让业主满意,这就是章珏创作的动力。

 用他的话说,“在项目上,才能把图纸扎扎实实地落地,看到一个产品最终呈现出来,很快乐,也很有成就感。”


章珏参与景观营造的杭州玉园

 这是一份在幕后默默无闻,却见真功夫的工作。不仅要有专业的基础知识和丰富的管理经验,还要有较强的协调和沟通能力。

 逛植物园、西溪湿地、花圃……在难得的休息日,他和同专业领域的爱人最常去的地方就是这些。在那里,他们一起发掘新引进的树种,一起探讨树木的姿态,有时候还想着,这棵树要是挖到项目多好,种在某个位置最合适不过!

 章珏说,自己因为喜欢华花草草,所以选择了园林专业;因为喜欢“把图纸变成现实”的满足感,所以选择在一线坚持。

 “在出图后,设计师的参与程度就很低,由我来帮助设计师去完成他的理念,从图纸变成现实,这就是我的成就感。”挑战越来越大,但作品一件一件地圆满交付,这就是他的快乐源泉。

 的确,唯有热爱可抵岁月漫长。

 

章珏与施工单位沟通


 景观人脑袋里的“材料地图”

 绿城人入职后,大都听说过当年明月江南项目的傅剑伟为了找卡拉麦里金只身前往新疆近10个石材厂“寻宝”的故事。找合适的好材料,是绿城人的执着之一。

 做景观要用到的植物、石材、地砖、卵石、混凝土、木材、金属等,这些材料都去哪里找,确保品质上乘、颜值又高呢?


章珏参与景观营造的杭州湖境云庐

 一般人肯定回答不出这样的问题。但学过专业知识,又常年在工地一线施工的章珏,脑袋里就装着一张“材料地图”。

 章珏介绍,在石材方面,如果找太湖石,就去广西来宾;找花岗岩、大理石,就去福建水头。他就曾为找到品相好的石材,在福建水头逛了几个石材市场未果,最后溯源到矿山,在荒料里找到了合适的。

 在植物方面,如果要找黑松,就去山东泰安和浙江金华;找银杏,就去浙江临安、广西桂林和山东郯城;找进口苗木,就去广东陈村和浙江金华;还有沙朴、榉树、玉兰、枫树等去哪里找,章珏都能脱口而出。

 杭州西溪雲庐布局方正的车马院,是入户的第一步。项目考虑,此处的景观设计不仅体现入户气势,更要通过对植于四角的香樟,造出四季如盖的“林”的意象。

 找4棵长得差不多的香樟,不是容易的事。周边大大小小不同的苗圃,甚至一些野趣山林,章珏和同事们一起都跑了个遍。精确测量每一棵苗木的胸径、高度和冠幅枝条宽度,预估出苗木将来起苗时的土球大小。因为在雲庐项目的车马院里,要确保四棵对植的樟树入园后跟预期效果的一致,它们的存活性是首要前提,故而所有的数据都非常重要。

 章珏和同事们几轮筛选、拍摄测绘、建模对比,4棵百年香樟最终入选。

 为避开即将到来的雨季,且不耽误工期,樟树的移植工作必须马上展开。树的移植工作正紧张地进行着。要力求保护好树的原样,尽最大可能减少对树的伤害。

 尽力留大的树根,仔细包扎的树干,刀刀见功力的修剪,全员参与的吊装,十几个人通力合作……看起来就像是一场谨慎而有条不紊的考古挖掘工作。

 在众人的齐心协力下,树总算一步步安放到运输车上,接下来就要以最快的速度把它送达雲庐的项目地,准备开启它新的一段生命旅程。

 种树也不是容易的事,一方面要最大化移植后的存活率,另一方面让树在新的环境舒适地生长,像照顾孩子一样细心呵护。终于,4棵百年香樟分别植于车马院东南西北四角。


 杭州西溪雲庐项目樟树雪景


 过关又斩将,在磨砺中成长

 项目工程的周期,用章珏的话说,就像花了整个夏天、秋天的时间,为冬天做准备。而这样的准备,是阶段性的,是突围一关又一关,最后得闯过终极关卡——项目的终极考验便是验收交付,而景观是最晚入场的,也是最后的把关口。


杭州西溪雲庐项目俯瞰图

 在西溪雲庐,章珏已经经历了两次突围。

 一次是冲刺2017年12月25日开放叠排样板区。当时按照图纸规划,留给景观的理想时间是2个月。时间到了,土建、安建施工未按时结束,场地条件恶劣,没有施工道路,黄沙、水泥、石材、砖块等材料都得人工搬进去。

 “在交付期面前,条件不具备也得上。”他安抚好施工单位情绪,10月底立马进场。问题又来了,由于项目景观设计岗位临时空缺,景观落地图纸没有到位。原本只负责工程的他,又要兼顾设计。直到11月中旬,景观才得到了完整的工作界面。

 不得已之下,章珏带着施工方日日赶工,不论晴雨。噪音问题被周围居民投诉,短短1个月内城管上门十几次,后面几次还直接没收了施工工具。

 也是在那段时间,章珏的外形有了一个很大的变化,三十出头的他,在一星期左右的时间里,两鬓忽然就花白了。“晚上睡觉,睡着睡着就突然惊醒过来,通常都是凌晨两三点,然后就睡不着,开始想事情,想着工程上有什么纰漏。”


章珏正在工作中

 另一次是从2017年12月开工的中式合院样板区建设。在前期两个多月的土建、安装后,从2018年3月开始,景观入场,对于章珏来说,有两大挑战:一是工程大、时间紧,离规定的开放日只剩1个月;二是中式合院景观是他第一次做。

 在入场前,他考察了杭州凤起潮鸣、杭州江南里、苏州桃花源、徐州紫薇公馆等多个中式项目,也专门请老师到项目授课学习。即便如此,心里像是压着一座大山,依然焦虑不安。入场后,失眠问题又再度袭来。

 “我以前不喝酒的,那段时间为了能睡着,睡前喝一杯红酒,晚上惊醒后就起床去倒红酒喝。不管用,后来家里人给我配中药和膏方吃,依旧没效果。”醒着做什么呢?想施工问题,想到清晨三四点,章珏就开始发微信给同事,进行业务探讨。

 章珏说,景观最大的难点就是施工效果与预期有差距,时间不允许,他和团队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达到理想的状态。


结语

 采访过程中,章珏说,景观的工作要前置再前置,所以即便他经历的项目一直工程压力大,但最后都顺利圆满交付了。不难看出,他对自己的要求、对团队的要求,非常严苛。

回望过去这两年多,西溪雲庐的样板区,对于章珏来说,每一个都留有一个回忆,都能激发起一种感情——“过程是痛苦的,但收获是快乐的。”人生有许多事情,正如船后的波纹,总要过后才觉得美的。


章珏和妻子、两个女儿的全家福照

 

印象章珏

➢ 吴建农 杭州西溪雲庐项目工程负责人

 章珏从大学毕业就进入绿城,现在已经从一个毛头小子成为一名专业扎实的景观工程师。在绿城的12年中,从普通员工一步步扎扎实实地爬到了经理的位置,肯吃苦、爱专研、做事严谨、成熟稳重,这些特点在他这些年的经历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现。景观工程都是整个项目最后的一道关键工序,往往都会遇到前置工序延误导致景观的作业时间不断压缩。而这个时候他走一步看三步的思考习惯就会发挥很大的优势,各类难题都会被一步步的化解。工作上的道路还很长,希望章珏在后面的道路上继续发挥自身的优点,一步一步迈向更高的台阶。


➢ 张群惠 杭州西溪雲庐项目设计管理专业经理

 初见高高瘦瘦的,头发花白,一脸严肃,看着弱不禁风,实则内心聚满了无限能量。一到工地立马化身为柯南,一手抱胸,一手撑下巴,不善言辞,脑子却转得飞快,总是可以看到其他人意识不到的问题。腰椎间盘突出不能久站,但是工地上永远能看到他双手扶腰“作战指挥”。作为搭档,抢工期经常半夜三四点收到他的微信来讨论各种施工和设计问题,被他“折磨”到精神崩溃,但是,正是因为有这种精神,才能做出优秀的工程、优秀的作品!

 

➢ 王东武 杭州西溪雲庐项目施工单位总经理

 我是浙江农发市政园林工程有限公司的一名园林人,与章珏认识始于2017年5月的西溪雲庐样板区建设。

 初次与这位看似瘦弱身材的甲方代表共事,真担心他会被紧张而冗重的项目拖垮身体,也怀疑他真是深谙项目的指挥官?但随着项目的展开,一切担心和怀疑都被他精业和敬业所证明——他是一位能担当,有专业情怀,并处处展现坚毅品质的工程技术与管理人员!

 作为施工方,我们十分尊敬与信赖这样的专业管理者,在碰到项目进度瓶颈时,很乐于找章珏一起分析和解决问题;当景观资源碰到疑难时,也能得到他的协助,他始终能秉承善意与公正,即便在失眠顽疾缠身情况下,也多次不辞艰辛地参与外出判别资源品相而。

 在他身上我们真实地感受到“忘我与专注”地精其工的匠心精神,也深切体会到他不吝给予的“关心”。在此,我们衷心希望他能多安排点时间给自己,照顾好家人与自己的身体,也希望能在日后的合作中,继续得到技术与管理上的支持。谢谢你,祝平安!